推倒攻式

得闲挖坑

刚刚那篇是想到游戏剧情里北门大家一起去吃路边摊这个场景😇斑比时期的两位一个还青涩一个还没那么别扭,大概是很美好的初恋吧【北增发言

【北增】玻璃鞋

是斑比时期  不是刀但也不是糖

————————————————分割线————————————————

好热。


你脱下布偶装,夏天的空气热而潮湿,并没有风吹动,汗水溻透了白色底衫,洇出些肌肤的颜色。

 

对面那位王子大人的情况看着也没好到哪里去,平时总是造型整齐的银发塌了下来,似乎还没缓回来神,也不急于脱掉厚重的布偶服,只是抱着那个刚摘掉的熊猫头套在一旁楞楞地盯着你。

 

“伦毘沙?”你被盯得有些莫名,只好开口问他,“你不热吗?”

 

“啊…嗯…”他此时尚是个少年,还未像日后那般无论何种情形都能将笑容挂得游刃有余,只低下头含糊地应了两声,涨红的脸不知道是因为烈日还是些别的什么。

 

你虽不解,却也并未追问。你讨厌咄咄逼人,很多时候并不需要深究问题的答案,正如你喜欢和别人拉开温柔而缓和的距离。所以你也默默收拾起自己的东西,默默等在门口。

 

回公司的路好像变长了很多,明明是每周这个时间都要经过的地方,街边花园中孩子们追逐玩耍的吵闹声都没有什么不同。

 

他今天却没怎么说话,是了,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他总是走在你身边,笑着讲些琐碎的趣事,拍摄现场的,学校的,练习班上的,有关龙持的。

 

于是你也总是同他一起笑着,看他和摄像头前弧度完美的笑容截然不同的表情,看他嘴角咧开甚至透出一点少年人的傻气,你并不讨厌两个人时不甚完美的王子。

 

也不知道这条路还能走上多久呢?

 

你想起前几日听到的一些传闻。

 

“阿和。”你正发着呆,被手臂上传来的冰凉激得一抖,他不知何时举着根棒冰贴了过来,自己的那根已经撕开包装咬了几口的样子。

 

你接过棒冰,他第一次吃这种“平民点心”时,花了太多时间惊叹食用色素的鲜亮颜色,棒冰化出的糖水淌到手臂上,害你浪费了一条新买不久的手帕,但他自那以后便开始了对各种口味的尝试,乐此不疲。

 

你还记得他沾着糖水的黏腻手掌轻轻握过来时印在手心里掌纹的纹路,粘得两人放开手时都会撕扯发疼。

 

他拉着你拐进街旁的小巷子,躲进不相熟的店里,趁你不注意时把嘴唇印在你刚刚喝过的果汁杯壁,你装作没发现,却在每家店中都点同一种饮料。

 

你啜着棒冰,不讨厌他选择的味道,也没在承认喜欢他带给你的,不该属于自己的,耀眼夺目的一切。

像他那头银发般,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马上就要分组了啊。”他喃喃,你也没有很惊讶,这并非突然提起的话题,像是已酝酿许久,你有些好奇他会怎么讲,但一想起那个传闻,又不怎么愿意听下去。

 

“嗯,”你还是接到,“伦毘沙会和龙持一起吧。”

 

“听说阿和好像是五人组合呢。”他露出今天私下里第一个笑,像是松了一口气。

 

你也抿着下唇笑了,那四个人总是能让你真心实意地笑出来,要是真的能和他们组合可以说是再好不过了。

 

那还在不甘什么呢?

 

你又转头看向他,并不是荧幕上说着“my Cinderella”优雅递出一支玫瑰的少年王子。

少年顶着汗湿的发,拎着街角路边摊买来的棒冰,笑眯了眼叫你阿和。

 

就仍有那么一些难过,不为了难以追及的那个他。

何况站在王子身边的理应是公主,而你连水晶鞋的魔法都不曾拥有。

 

现场到公司并不太远,你停了下来,这之后两个人分别有不同的行程。

 

“阿和,我先去社长那边,等下要一起回练习室吗?”

 

“好啊,我等下去找你。”


————————————————分割线————————————————

最近实在太忙😭终于更新  突如其来的一个场景。。。但这篇写得好小言我自己有点鸡皮疙瘩。。。

以及点梗一定一定都会更【希望我一年内能。。。有时间。。。希望到时候各位太太还没出坑【

【北增】这东西使我找遍全网猫图

http://t.cn/EK3y6vU


↑点击收看北增深夜jiqing密聊


没错是混更【但也是更了】


之前不知道为什么挂了🤣已经补好

【爱金爱】对宿醉醒来怀里的那位一见钟情

架空预警


1.


太糟糕了。


这着实是爱染健十人生履历中的最大危机。


不,他当然不是指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衣衫散乱地躺倒在陌生房间的床上,左臂快要被枕在上面的脑袋压麻了这件事。

即使似乎只要抬手按一下床头的按键,这间疑似情**人**旅**馆房间正中央的圆形软床就会带着上面的两人一起旋转不停。


他是谁,他是万花丛中过的爱染老师,这样的戏码已经倦了。


自然也不是因为身旁敞露着平坦胸怀的这位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作为设计师,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男性追求者也是常事。


何况应该也没发生什么,腰不酸腿不疼,裤子也好好穿在身上呢。


但你看那还熟睡着的人,睫毛温顺地贴服在下眼睑上,挺拔的鼻梁在窗帘缝隙透出的阳光下投出一片阴影,黑色的短发蹭过手臂,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爱染健十怀里继续睡了,鼻尖刚好顶在胸口的位置,戳得心痒痒的。


问题就在于他真想有点什么…


2.


至于什么才是让人一早醒来走进“一见钟情”的恋爱支线的关键点,都不再重要了,不论是昨晚在吧台接过的那杯酒,还是酒吧驻唱悦耳惑人的男低音,或者是友人们的揶揄起哄,都已经是不重要的原因了。


该如何和醒来的honey打招呼好呢,早安吻?


没有什么和男孩子交往的经验还真是苦恼。


爱染健十觉得自己错了,男性这不是也可以小小地【?】搂在自己怀里嘛,情场浪子还是当得不够资格。


冥思苦想中,怀里的那个人眼睫微动,抬起了之前一直揽在自己腰间的手,揉了揉眼。


正侧躺着苦恼地试图多少set一下前发的爱染健十,一个激动直接怼上了床头的按钮。


爱的魔力转圈圈。


“睡得好吗honey?”


3.


回应他的是窝腰一脚和屁股着地的剧痛。


4.


晚上又跑到常光顾的酒*吧惊觉今早给自己留下悲惨记忆的对象正是酒吧驻唱的爱染健十表示。


疼痛是tmd令人清醒。


————————分割线————————

喝茶的时候随手码的短篇  

是一开始只在看脸后来越来越认真动心的爱染老师

就很想写沙雕段子但北增我最近的几个脑洞沙雕不起来

姊妹篇大概是刚士视角的【和宿醉醒来旁边的那位相看两厌】

然鹅基本不会写出来

北增在码了😭等我忙完答辩

【北增】kissから始まるミステリー/从亲吻开始的悬疑剧


 

1.

 

将结束CM拍摄的THRIVE送回公司,我掏出笔记本再次确认了一遍今天各位成员的日程。

Killer King在进行常规番的收录,野目桑和晖君接了新的广告正进行洽谈,帝人君和百君为了下周的节目提前到外景地踩点,龙持君和悠太君休息时间赶到了一起似乎约好去新开的甜品店...

 

看起来都没什么好担心的,除了...

 

【x月x日:北门伦毘沙、增长和南 《kissから始まるミステリー》拍摄】

 

虽然增长桑说了不用过去也没关系,但果然还是无法放下心来...想起昨天在公寓休息区看到的那一幕,我就担心得眼皮直跳。

 

早就发现一向待人温和的增长桑面对北门桑的时候态度异常抵触,不过实在没有料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最近居然紧张到了他会黑着脸将北门桑的手狠狠甩开的地步。明明平时对方出了什么状况都会担心得不行,怎么面对彼此就偏要故作疏远呢。增长桑不说,就连北门桑也小心翼翼地不敢表露出自己想法,那样转过身去一脸黯然的样子也是第一次见...

 

刚刚争吵过...偏偏今天要拍的又是那一幕...

 

果然还是去现场看一下比较好吧,我伸手拦住驶来的计程车。

 

这次两人参与拍摄的是网络上大热漫画《kissから始まるミステリー

》的真人版本,故事从男主大学班级同学集体出游开始,因酒醉而躲去房间小憩的男主被落在唇角的亲吻惊醒却不敢妄动,在确认来人已经离开房间后他在床边捡到了挚友一直暗恋的女孩子常用的手帕。惊讶的男主不敢向挚友提起,私下将女孩约出归还了手帕,考虑到女孩的自尊心又十分委婉地表达了拒绝,并请她不要再坚持下去了,谁知女孩竟以“我的感情并不需要他人插手”这样的理由反驳了他。无奈之下男主只好向挚友坦白那天晚上的亲吻与捡到了手帕的事情,为了向表明自己对女孩绝无想法的他甚至编造出了一个心仪的对象。看到挚友惊讶的眼神和突然掉落的泪水男主忍不住将他抱入怀中,轻声安抚下得到了挚友“没关系,我已经放弃了。”这样的回答。莫名内疚的男主开始比平时更加体贴的态度陪伴挚友,得到的却是来自挚友的疏远冷淡。焦灼不堪的他没有想到那晚亲吻他的并非女孩,而是一直抑制着感情以朋友身份陪在他身边的挚友,而女孩才是疯狂追求挚友不断制造两人之间关联的那个人。三个人之间难以相互推理的想法被作者戏称为恋爱的悬疑剧情,错综复杂的感情线一度引起年轻女孩们的热烈讨论。

 

而官方宣布男主男二分别由北门伦毘沙和增长和南担演后真人版更是未播先热,无数粉丝备好尖叫只等双王子间的吻戏镜头。

 

剧本中两人的吻戏共有三次,除去最开始的场景外,还有一次已经确定心意的男主强吻已然放弃并用冷漠保护自己的挚友的场景,和最后大结局时的一吻。今天要拍摄的正是第二场。

 

下了车,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在心中叹气——我所担心的并非两人无法处理好吻戏时的尴尬,毕竟在第一幕时增长桑眼里的深情和北门桑在“挚友”离开房间后所展现出的惊疑茫然都令导演赞不绝口。

 

我所担心的是他们入戏太深。

 

读过剧本增长桑的情绪就一直不太稳定,拍摄完第一幕后对北门桑的闪躲也带到了戏外的日常生活中。看着他在北门桑不在时的黯然和心不在焉也不似作伪,但只要北门桑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对待其他人的样子就越像平时的增长和南。

就像是剧中的“挚友”一般,唯独躲避着在乎的那个人又忍受着由自己切断感情的痛苦,虽然本就有这样的倾向但最近仿佛愈演愈烈了…

————————分割线————————

@莫忆想睡拢龙 的点梗

貌似要拖成中篇了这个样子【不小心脑洞开太大。。。】

剧是我瞎想的🤣狗血三su极了

剧名是一首歌的名字🤣🤣🤣好想问有无KinKi同好【x】

我努力把这篇更完【大概每次更都很短小吧。。。】

以及这篇的设定是和南一直知道自己对北门的情感的,北门在拍戏过程中慢慢开窍嗷。。。和剧中一样啦

北门大天然你快反应过来(੭ꠥ⁾⁾´・ω・`)੭ꠥ⁾⁾妈妈好急【着完结】

新年开个点梗【】

北增、御石【大概不会有。。。】都请留评论【关键词、情节或者设定】😘😘争取开学之前更完

以及可能会插更自己的几个脑洞【的大纲】它们在我脑子里已经完结了。。。


【星空ナイトツアー】活动剧情翻译

姐妹们这次剧情请务必看一看【我哭了是官方原汁原味的北增】

1.


王茶利晖:开会辛苦啦~!刚刚我超——努力的,肚子都饿了~

寺光遥日:我也一样!开到一半的时候肚子就咕咕叫了...带些点心就好了。

是国龙持:今天的工作算是完成了。阿伦你之后去干嘛?

北门伦毗沙:还有想看的书,我就直接回去了。

女主:抱歉,想说一下有关下一份工作的事情。北门桑、增长桑、唯月君和弥勒君可以稍微留一下吗?

北门伦毗沙:啊。好像有事需要我留一下呢,龙持。

是国龙持:那我等你好了。

寺光唯月:haru,你先回去吧。

寺光遥日:哎——不要讲这么冷淡的话嘛~为了唯月的话,无论几个小时我都可以等待哦!

殿弥勒:也用不到那么久吧。

不动明谦:哈哈哈就是啊!但还真是少见的组合呢。

王茶利晖:是啊~!呐呐**酱!我们也留在这可以不?很好奇是怎样的工作啊!

女主:好的没问题。那么我开始说明了。工作内容是【可以看见星空的glamping场所】的广告拍摄与活动。白天在glamping设施拍摄广告的同时还会进行花絮的拍摄...晚上是在PR活动中与前来的游客家庭开展星空鉴赏会。

殿弥勒:唯月,glamping是什么?

寺光唯月: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但也不怎么了解。

增长和南:glamping就是可以轻松享受野营乐趣的设施哦。平时野营的时候需要自己准备帐篷和料理工具,而glamping一开始就将它们准备好了。

北门伦毗沙:glamping好像是【glamorous】和【camping】组合而成的词。

殿弥勒:也就是指优雅的野营吗?

北门伦毗沙:嗯,是一种户外活动的新方式。我之前也想体验一次呢。

寺光遥日:这样啊!唯月和tono有这样的工作真好啊。

释村帝人:leade和王子一起工作吗...

音济百太郎:...leader,没关系吗?

增长和南:哎?在说什么?

音济百太郎:没什么...

增长和南:平时没什么机会去野营,很期待这次的工作啊。

野目龙广:之前就说过很想去野营吧。还买了很多野营用的工具。

增长和南:嗯。我也想着要不要带些自己的工具过去。

王茶利晖:期待着leader带回来的手信哈哈~!


2.


殿弥勒:昨天天气很不好还担心会不会影响今天的活动,还好现在天晴了。

寺光唯月:嗯,这样的话一定能清楚得看见星星。

殿弥勒:**,之后是怎么安排的?

女主:摄影的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工作人员会来叫大家的,所以现在可以自由行动。

增长和南:过来的时间比较早,离摄影开始还有一段空闲啊。

殿弥勒:这样的话,要不要在附近转转?我还是第一次glamping,有很多想看看的东西。

北门伦毗沙:这主意不错。难得来一次,大家一起吧。**也来怎么样?

女主:好的!请一定让我和大家一起来!

增长和南:我就算了...我想再看看台本。

北门伦毗沙:这样吗?我还想着大家一起会很开心的。

寺光唯月:...我也这么觉得。

增长和南:哎?

殿弥勒:我也,想听听增长桑讲有关户外活动的事情。当然请不要勉强...但可以的话,能一起来吗?

北门伦毗沙:fufu,后辈们都很崇拜阿和呢。他们两个都这么说了,就一起来吧。

增长和南:...我知道了。

北门伦毗沙:太好了,那么我们出发吧。

殿弥勒:这次glamping的设施很豪华呢。

寺光唯月:嗯,都吓到我了。虽然已经听说有完备的寝具和洗浴设施...

殿弥勒:就连厨房都有豪华的BBQ设备,大部分食物都可以制作吧。

北门伦毗沙:fufu,食材也很丰富,很期待等下的料理啊。

殿弥勒:对了。这次广告的宣传语是,那个...

女主:是【星空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在野营中了解到互相之间不为所知的一面,大概就是这样的广告内容。

寺光唯月:...好棒的宣传语啊。

殿弥勒:我听到的时候也觉得很好。我们killer king平时和北门桑、增长桑一起工作的机会不多,我一直很期待这次的工作。

寺光唯月:我也是。

增长和南:我也很开心能和你们一起工作。可以的话,什么都...

          唔.....

北门伦毗沙:阿和,怎么突然停下了?

增长和南:...只是衣服被树勾住了,稍等一下。

寺光唯月:啊...

殿弥勒:后背的地方被勾住了。如果强行取下的话,衣服可能会被勾破吧...

北门伦毗沙:这样的话我来吧。

增长和南:没事,我自己可以。

北门伦毗沙:别客气嘛。来....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

增长和南:啊啊...谢谢。


3.


工作人员:请大家开始BBQ吧。后期会进行剪辑,虽然会有摄影机但也请放松就好。自由享受这次BBQ就可以。

北门伦毗沙:好的,请多多关照。

殿弥勒:那么,我们怎么开始呢。

增长和南:先分为初步准备和生火的两组吧。

唯月&殿:好的!

增长和南:...好的,这样就准备完毕了。差不多该可以开始了。

女主:(增长桑说对野营很有兴趣,果然很熟练的样子啊。其他人的动作也都顺利地进行着。)

北门伦毗沙:烧烤就交给我吧。先把比较难熟的东西放在网上...

寺光唯月:tono,我们去准备饮料吧。

殿弥勒:饮料好像是放在便携保温箱里。唯月,帮我拿一下启瓶器可以吗?

寺光唯月:嗯。....啊嘞?找不到了。

殿弥勒:哎,这可怎么办...

增长和南:没有启瓶器的话,可以用方便筷子哦。这样将方便筷子的头卡在瓶塞上,和启瓶器一样利用杠杆原理....

殿弥勒:瓶塞开了....?

寺光唯月:哇...好厉害。

殿弥勒:不愧是增长桑,连这样的事情都知道。

增长和南:fufu,谢谢。

北门伦毗沙:大家,抱歉打断一下你们。差不多要烤肉和蔬菜了,可以帮我拿一下盘子吗?

寺光唯月:啊,抱歉。

殿弥勒:现在就拿来。

寺光唯月:多谢款待。吃得好饱...

殿弥勒:唯月真是少见地吃了很多吧?

寺光唯月:因为很开心呢。

殿弥勒:啊啊,不知不觉就吃了很多。在大自然中BBQ的感觉真好啊。

寺光唯月:嗯。

增长和南:我们来收拾一下吧。唯月你们负责收拾一下垃圾可以吗?

北门伦毗沙:那我来洗锅吧。

增长和南:等下,锅还是热的等它冷下来再——

北门伦毗沙:好烫...

增长和南:所以我都说了...

殿弥勒:北门桑还好吗!、别烫伤了...

北门伦毗沙:没事的。就算烫伤的话,也没多严重。

增长和南:.......把手给我。必须赶快用水冷却才行。

          就算不痛了,也要暂时冷却烫到的地方,无论多轻,也不能轻视烫伤的。

北门伦毗沙:阿和.....

增长和南:留下伤痕的话会很困扰吧。

北门伦毗沙:是啊。谢谢,之后我会注意的。

增长和南:嗯.....


4.


殿弥勒: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请享受到最后吧。

北门伦毗沙:今天是个晴天真是太好了,这样可以很清晰地找到星座呢。

殿弥勒:北门桑,应该如何找到星座的位置呢?

北门伦毗沙:fufu,是啊。首先教给大家寻找星座的要领。阿和、唯月,能为大家说明一下吗?

增长和南:好的。那么先从北极星开始...

女主:(增长桑和唯月君的讲解很容易理解啊。小孩子们看向舞台的眼睛都一闪一闪的。)

殿弥勒:北门桑在寻找星座的时候也会寻找北极星吗?

北门伦毗沙:嗯。就算记住星座的大概位置,随着季节的变化,它们的位置也会有所改变。而北极星的位置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可以用来当作指标。现在这个时间可以看到离北极星很近的仙后座和小熊座呢。仙后座的形状像大写字母“M”,大家一起来找一下吧。

小朋友1:大哥哥快看!是小熊座~!

北门伦毗沙:真的哎。你找得不错哦。

小朋友1:诶嘿嘿

女主:(北门桑的讲解细致又易懂,很多小孩子们都聚集在他那边呢。增长桑和唯月君在和与小朋友们同来的家长们一起寻找星座,弥勒君在....)

小朋友2:呐呐,哥哥你还没好吗~?我想快点用望远镜看星星—!

殿弥勒:稍等一下,我在调整寻星镜。....好了,这样就可以了。

女主:(他好像在用天梯望远镜和孩子们一起看星星。)

殿弥勒:好厉害...虽然这里照明很少,用肉眼也可以清楚地看见...但用了望远镜,居然可以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象...

小朋友2:有那么漂亮?下一个让我看嘛~!

小朋友3:哥哥!我也要!

殿弥勒:那就按顺序来吧。

小朋友们:好的!

殿弥勒:北极星的周边已经和准星对准了,先试着找一下仙后座吧。找到仙后座之后,再试试找一下其他的星座。

女主:(活动毫无阻碍地顺利进行着,大家都很享受的样子,太好了。)


5.


女主:离回去还有些时间,工作人员准备了篝火,请先暖暖身体吧。

增长和南:到了晚上突然就变冷了,这个真棒啊。

寺光唯月:哇,好温暖....

殿弥勒:围坐在篝火旁的机会不怎么多呢。

增长和南:是啊,而且还是在漫天星空下...

北门伦毗沙:漫天星空吗...今天能看见很多星星,好开心啊。而且,客人们也很开心。

殿弥勒:北门桑很有人气呢。第一次看到你被那么多小孩子围绕着的场景。

北门伦毗沙:大家都对星星很感兴趣,我也忍不住一起玩闹起来了。

殿弥勒:多亏了北门桑,我也知道了很多星星的事情...啊...

寺光唯月:流星...

增长和南:真的...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见流星。

北门伦毗沙:其实整晚都看着夜空的话,就能够看到流星的。但在照明较多的地方,无法看得清楚,其他场所就比较容易看见。

殿弥勒:原来如此...这里的空气很干净所以很容易看见星星呢。真美啊....

寺光唯月:可以看很久呢。

北门伦毗沙:是啊...在夜空中闪烁着的星星的光芒,经历了漫长的时间,从几亿光年外传达到我们这里。这颗星星说不定已经消亡了......看着这无法触碰到的光芒,心情都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殿弥勒:触碰不到吗...


6.


殿弥勒:这样说可能有些失礼...感觉仿佛拥有一切的北门桑,在追寻着无法拥有的东西,也很让人不可思议啊。

北门伦毗沙:fufu,这样吗?

           我们会欣喜、会悲伤,有时也会感到痛苦...怀抱着形形色色的思考和感受。但是...只要看到这样美丽的星空,我们的感受也好什么也好,都变得微不足道了吧。我可能是喜欢这份无边无际的感觉吧。

增长和南:我们的感受都变得微不足道了吗...的确在这样的星空下,可能会这样想吧...【*注:“感受”一词原文用的是“”,也可以解做“思念”(包括北门刚刚说的那个哦),这里是我自己的一个解读emmm和南在这里指的会不会有他对母亲的想念呢?个人解读看看就好x】

殿弥勒:是啊。我们的行动和感受都是无法和星星比肩的东西吧。...不对,就连比较都显得有些可笑。星星存在的时间是我们想象不到的长久。所以,在这样广大的宇宙中,我们14人...BPRO的大家聚集起来这件事,就像是奇迹一般。只要和BPRO的大家在一起,无论是欢乐还是悲伤,都可以跨越过去。

寺光唯月:我明白tono想说的话。Killer king自不用说,如果没和BPRO的大家相遇,是没有现在的我的...然后...不止BPRO的大家,还有**也是。

女主:fufu,谢谢。

V弥勒菩萨:奇迹...是啊。这样和大家相遇真是太好了。今天会成为难忘的回忆吧。是吧?阿和

增长和南:啊啊...是啊。


【御石/翻译】可愛いのは、君

作者:うい
链接https://www.pixiv.
net/novel/
show.php?id=403681
【防止和谐,大家自己去一下空格吧】
————————————————分割线————————————————
虽然我从结识御手洗之初就感到他十分博学,时常怀疑他的大脑是否网罗了全部的知识,但意外的是也有许多他所不了解的事情。发现这一点时我很惊讶,可将他所不懂的事情一件一件教给他后,他所展现出的欣喜之态着实令我十分愉快。

我想着差不多也该饿了,便走进厨房打算把昨天买回来的苹果切来吃掉。御手洗正瘫在沙发上看书,但等下塞给他的话,他就会吃的吧。

顺便一提,我们家中总是备着几种水果,大多都是当季的东西。御手洗一忙起来就不愿意吃饭,就算是特意为他准备的饭菜他也动都不动。但有时他会要求把水果切成容易入口的状态再端给他。

一手取出漂亮的红色球体,用水清洗表面后拿起刀子,正打算切开苹果的时候,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姑且按着记忆中的方法试着下刀了。开始还有些失败,切着切着就变得熟练了起来。想做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嘛,我一边夸着自己,一边将切完的苹果用两个盘子分开装好。当然切得好看的那些是给御手洗吃的,果然还是不想把看着有些凄惨的东西给别人吃。

“御手洗,我切了苹果,要吃吗?”

我把御手洗那一盘放到他的椅子前的桌子上,把自己的放在对面,又走回厨房去倒茶。

“我吃。”

原来没有沉醉在书中吗?他回答得出人意料的快,光着脚吧哒吧哒地走近了。今天还真是听话啊——我边想着边将冰好的麦茶倒进两个杯子,一转身却看到了无比奇妙的场景。

御手洗站在那里盯着苹果一动也不动。又突然想到什么陷入思考了吗?我像平时一样没有在意,拉开椅子坐在桌边。而仿佛被定住的御手洗也缓缓动起来,慢慢坐下了。

然后他用一种惊奇的声音发出了疑问。

“...这是什么?”

“这”指的应该是面前的苹果吧。难道他连苹果都不认识了吗?但因为偶尔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依旧没怎么在意地回答道。

“是苹果啊,兔子苹果。”

“兔子?...这个是兔子?”

御手洗凑近了紧盯着盘子里竖着红色耳朵的“兔子”,左看右看,鼻尖都要贴到上面去了,一副惊讶得不能认同的样子。

看着就这么不像兔子的形状吗?虽然我盘子里的的确不怎么好看,但他的那份切得还是蛮好的嘛...我是这么觉得。

“...对不起啊,弄得不好。但我觉得我切得还不错来着。”

“哎!这是你切的吗?”

“唔?是啊。怎么可能有卖这个形状的苹果的地方啊?”

他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的确,大人一般不会吃这样形状的苹果,是属于小孩子的特权,这样看来御手洗多半没有享受这个特权的时期吧。

“哎——,唔...但看起来不怎么像啊。”

“太像了的话才恐怖吧,这只是切成一个大概的形状啦。”

“嗯。”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见到他才这样惊讶吧,而且还对“兔子”的形状不怎么认同的样子。就算不是由今天第一次尝试的我,而是由更加熟练的人来做,估计他也不会有些什么别的反应。即使御手洗不认同这是兔子的形状,作为兔子苹果它们也非常合格了。

“不吃的话我就全吃了啊。”

“我可没说不吃。”

大概他还是想吃的。我稍稍安下心,可御手洗的样子还是十分奇怪。他拿着叉子却犹豫着迟迟不肯插起苹果,又端起了盘子,用叉子尖将苹果反复翻倒再翻过来。我看着他的动作揣度着他到底又在干嘛,御手洗仿佛注意到了我的想法。一脸困扰地耷拉着眉,抬起头对我说。

“用叉子扎下去的话,兔子也太可怜了吧?”

他的话在我脑子里转了一圈。兔子?用叉子扎兔子的话,他是在说兔子苹果吗?应该不是在说真的兔子吧。越想越觉得好奇怪,我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好意外,御手洗也有这么可爱的地方呢。”

御手洗被我噎了一下,随即摆出一张不能再令人讨厌的表情。

“是你比较可爱吧。”

他突然这样说。

我一时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如果说这么大的男人怎么可能可爱的话,御手洗不就是个反例吗。用叉子扎兔子苹果兔子也太可怜了,为了这样的事情而困扰什么的...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泪,抬起头看见御手洗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我有点慌了,御手洗一旦开始低沉就要持续好一段时间,没有比这更麻烦的事情了。

“抱歉抱歉。快吃吧,不想用叉子的话用手拿起来就可以了。”

他虽因为我不受控制的大笑有些不开心,想了想后还是用叉子吃了起来。而我也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开始了进食。一口咬下去苹果的甜味便扩散在唇齿之间,口感也十分新鲜。挑选水果很难,但看来这次买到的还不错,我开心地想着。不知不觉间御手洗的盘子已经空了,看来他也很喜欢这个味道。

我也叉起最后一块苹果——这应该是我最一开始切的那块,耳朵的部分异样的短小。虽然不会影响到味道,但果然卖相也是很重要的啊,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感到了对面投射过来的视线。御手洗正紧盯着这边,视线正对着我叉子上难看的“兔子”。

“还想吃吗?”

“不了,不用了。”

这么专注地盯着苹果,是刚刚吃掉的还不够吗?但问了他他又说不要。虽然有些在意,但既然他自己都说了不用,那就是不用了吧。

无视掉仍能感觉到的视线,我咬在最后一块苹果上。再次确认了虽然切得很丑,但味道还是一样的甜。正要吃下第二口的时候,一直沉默地看着这边的御手洗突然说道。

“果然还是想吃。”

趁我还没反应过来,御手洗伸出他的大手抓住我拿着叉子那只手的手腕,硬拽到他那一边。我就这样一只手被拉过了整张桌子。御手洗在我惊慌的视线下,一口吃掉了叉子上刚刚被我咬过的苹果,然后拿过叉子,显摆一样向我展示着叉子尖的“兔子”已经消失在他口中了。

终于反应过来的我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御手洗!刚刚问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不要吗!”

“因为看着你吃所以觉得很好吃嘛。”

“那样的话在我吃之前说啊!”

“看到你吃才变得想要了。”

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更加触怒了我,想吃的话直说的话就好了。我们两人之间哪里需要这么客气,明明他想吃的话我就会让给他的。

“因为是你吃过的东西我才想要啊。”

听叼着叉子一脸开心的御手洗这样说道,我一下子脱力了。

我倒是明白别人吃的东西看起来比较美味这种心情,但还是希望他在我吃之前说啊。但逼着御手洗一个一个纠正这些琐碎的小事,反而是我的身体会吃不消吧。

...但是,无论怎么想都无法理解他的行为。那是我吃过的苹果啊。

“嗯,果然还是你吃过的比较好吃。”

什么鬼?我吃过就会变得更好吃了吗?根本没有这种可能吧。本来就是同一个苹果,虽然可能因为位置的不同味道多少有些不同,但要我说的话基本没有什么区别。我又不是调味料。

话虽如此,他想吃到要抢走我吃过的东西这种事,说明他还是和我很亲近的吧。讨厌的人吃过的东西应该不会有人想放进嘴里。想到这里,我的视线不禁飘向他的嘴边。为什么这人还叼着叉子一脸开心的样子?
那明明是刚刚在我嘴里的东西,为什么现在...等等,这是不是就叫间接那什么来着。不不不,两个大男人,何况是两个年纪不轻的大男人想这些做什么?还是想点别的吧。但一旦注意到之后我便无法摆脱这个想法反而越陷越深,以至于脸都红了起来。不行,这样下去会被御手洗注意到的,我用手遮住脸上的表情,偷偷看向御手洗,正对上他的视线。

仿佛接收到信号一般,他终于把我的叉子放在盘子上,叉子与盘子接触的脆响回荡在我们两个人之间。
然后他笑眯了眼,用仿佛感叹着这就是幸福啊的语气说道。

“看啊,果然是你比较可爱吧。”

————————————————分割线————————————————
突然入了御石坑【之后可能会有一些不定期掉落的翻译和文的产出。。。非常不定期。。。
御石真好吃但是好虐【哭了

增长和南sr新しい一面翻译【全】

1.

金城刚士:你们不会是累趴下了吧!给我坚持到最后啊!
阿修悠太:大家——!跟着曲子的节奏一起挥动手臂吧——!
女主:(对了,明天就是正式表演了,大家正装作有客人在的样子进行彩排。)
释村帝人:果然THRIVE对于开live很熟练呢,用一句话就可以让观众活跃起来。
增长和南:嗯....
释村帝人:leader?怎么了吗?
增长和南:啊,没有,没什么。
王茶利晖:呜哇——,我也燃起来了!呐呐,我们可不可以也做些更加能煽动起观众的口号(指打call)和回应啊?
Leader觉得呢?
增长和南:啊,是啊。唔——怎样才好呢?有MooNs感觉的表现就好了吗....
野目龙广:晖,就算是leader突然被这样说也会困扰的。
音济百太郎:.....明天之前好好考虑一下怎样?
释村帝人:momotasu好主意!直到明天演出开始之前我们每个人都思考一下吧。
增长和南:是啊...
女主:(啊嘞?A舞台的彩排时没有注意,增长桑好险没什么精神啊。虽然可能是为了明天要保存体力,但果然还是有些在意,等下去问问好了...)
女主:辛苦啦,增长桑,彩排感觉如何?
增长和南:**桑辛苦了。唔——怎么说...有点担心舞台间的移动,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问题...
女主:那件事我也会和主催方确认的。那个...
增长和南:怎么了?
爱染健十:**是想问这个吧?你好像有什么在担心的事。
增长和南:啊,健十...那个...为什么这么说?
爱染健十:因为我也有点在意啊,你的动作看着比平时僵硬一些。
阿修悠太:啊!我也觉得!
增长和南:这样啊...我还觉得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
因为是夏fes这样大规模的演出,我可能比我自己想象中要紧张吧。
女主:紧张,吗?
增长和南:MooNs没有太多室外live的经验,怎样才能用MooNs的方式使大家热情起来...想了很多这样的问题。
爱染健十:和南你还是这么认真啊。
增长和南:这样吗?
阿修悠太:不用想那么多也可以哦!室外live时观众也都很power四溢的,就像“砰——”、“哇——”的感觉!
爱染健十:悠太,完全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阿修悠太:哎哎这样吗~?还有,如果我们是最享受其中的就好啦!
增长和南:这样啊...确实,室外live时观众席很近,我们的表情也能很清楚地被看到,更加容易向观众们传达我们高兴的心情。
嗯,我觉得我找到感觉了。谢谢你们,健十、悠太。
阿修悠太:诶嘿嘿,太好了!难得大家一起出演夏fes,开开心心地上吧!
爱染健十:嘛,就是这样。
增长和南:嗯,没错。我没有注意到要保持着愉快的心情这种事呢。
也谢谢**桑了。
女主:不不,我什么都没做。
(太好了,增长桑好像恢复精神了。)

2.

女主:(终于到正式演出了...A舞台结束后就要马上移动,稍微来看看就去岗位上待机吧。正式演出之前没有和增长桑说上话,昨天他一直在为舞台的事情烦恼,没问题吧...)
增长和南:谢谢大家今天的到来!虽然我想有很多观众是第一次见到我们,如果能让你们开心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观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我了】
女主:(呜哇....好厉害的欢呼声!)
野目龙广:首先是我们MooNs的表演!
王茶利晖:大家打起精神哦!
增长和南: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女主:(啊嘞?感觉增长桑和平时有些不同...)
释村帝人:.....
女主:(帝人桑好像也感觉到了。)
音济百太郎:之后是这三人的表演...有请THRIVE!
阿修悠太:大家久等了——!
金城刚士:你们,做好兴奋起来的准备了吗?
爱染健十:一起享受演出吧,小鹿们♪
观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是我了】
增长和南:三个人都准备好了的样子呢。
金城刚士:当然。无论何时都没有问题。
释村帝人:金桑一直这么热血啊~!
爱染健十:刚刚看了那么完美的演出,谁都会这样吧。
阿修悠太:大家——接下来也请为我们THRIVE应援哦!
女主:(不光是增长桑,THRIVE的三人感觉也和平时有些不同...啊!光顾着看,要早点去待机才行!)
女主:(B舞台的衔接完成真是太好了!似乎观众们也没有发生事故的完成移动了。等下得去和大家表达谢意才行。)
增长和南:第二个舞台大家也要全力地开心起来!天很热一定要好好补充水分啊!
野目龙广:还可以继续!
王茶利晖:是啊是啊~!变得更加热情吧!
金城刚士:最开始就给我燃起来啊!让我听到你们的声音!
爱染健十:和我们一起的时间才刚刚开始哦。
阿修悠太:还要和我们一起继续冲啊——!
金城刚士:不,阿修你冲太过了吧。
爱染健十:是啊是啊,刚刚的舞台太过热情结果差点错过时间安排了吧?
阿修悠太:没,没有这样的事~!话说不是说好不要告诉大家的吗!
金城刚士:真是,bao露了吧。
女主:(啊,刚刚的违和感就是这个。THRIVE主持的气氛和平时不同,简直就像MooNs一样...)
增长和南:fufu,THRIVE还是这么有精神啊。那么!大家也更加热情一些吧!
目光不可以从我们身上离开哦?
观众:哇,增长君感觉和平时好不一样!这种强势的感觉也好棒啊!!
女主:(增长桑煽动观众的样子好有THRIVE的感觉...啊!说起来刚刚增长桑带着悠太君一样的笑容发表感言来着。各自吸收了对方的优点呢。)
增长和南:对了,如果都同意的话,下支曲子的间奏大家一起跳起来怎么样?
王茶利晖:啊,这个好!超棒的!
释村帝人:大家要和我们一起跳起来吗?
观众:好的!
音济百太郎:好棒的回答。
野目龙广:和着节奏哦,这里能看到有谁没跟上节拍的。
增长和南:那么,下一支曲子也要全力上了!
女主:(平时绝不会做这样的互动...MooNs和THRIVE在这个舞台上都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啊。竟产生了如此的化学变化....)

3.

释村帝人:啊~今天真的很激动啊!
阿修悠太:嗯嗯!真的好开心!夏fes怎么这么棒啊~!好想消除记忆,早上起床再来一次!
金城刚士:哈?你在说什么?
音济百太郎:记忆消除了的话,就可以再一次体会这份新鲜和感动了吧。
爱染健十:momo,你把他的玩笑话太过当真了吧。
野目龙广:的确可以明白悠太的心情啊,欢呼声好像还回荡在耳边的感觉。
王茶利晖:我也!完全没办法平静下来~!啊~肚子好饿!
女主:(fufu,大家都还没从live的热情中平静下来的样子,说起来我也是这样呢。)
增长和南:**桑辛苦了。感谢你今天一天的帮助。
女主:啊,没有没有。增长桑辛苦了。昨天彩排时有些担心你,但正式演出时很好地完成了呢。
增长和南:嗯,说实话彩排的时候不知道怎样才能用我们的方式才能使大家热情起来,多少有些不安...但听了悠太和健十的话,就觉得考虑太多也不好。最重要的不是“是不是我们的方式风格”,而是笑容和大家是否开心这件事。
女主:增长桑....大家都很开心的。看过你们的笑容后,连观众都变得高兴起来了。
增长和南: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但怎么说,不想让我们收到的欢呼声输给THRIVE,不小心就变得比平时更加激情了。
现在想一想,感觉有点羞耻...
女主:但是粉丝们都说这样的增长桑也不错哦。
我今天也注意到了增长桑与平时不同的表情,很棒哦。
增长和南:真的?
女主:没错!
增长和南:这样吗,我安心了。
女主:我在旁边看着,感觉到了MooNs和THRIVE之间互相的影响呢...
互相汲取了好的部分,如同化学反应一般。
增长和南:和THRIVE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我自己也感觉打破了制约一般。至今为止,我可能都被“我所决定的MooNs和自身的界限”这样的话语所限制着。但在今天的舞台上,我知道了这样的界限是不存在的。MooNs也好,我也好,一定可以有更多的变化。不对,是正在变化着。
女主:(增长桑好可靠啊,明白他为什么被大家当做leader仰慕了。)
我也不能被大家落下,也要改变自己啊。
增长和南:**桑。
谢谢你,这之后也多多关照了。
女主:好的!
王茶利晖:喂!你们两个刚刚开始就在干嘛~!
释村帝人:我们在说要不要点外卖,但完全决定不了!Leader快帮帮我们!
音济百太郎:交给你了,mika已经到极限了。
野目龙广:而且也想听听重要的leader和**桑的意见。
王茶利晖:快点快点,好饿啊,我真的要昏过去了~!
增长和南:啊哈哈,我知道了,晖。来吧,**桑。
女主:好的!

增长和南sr【photo book】翻译【全】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2006570187361

文档不小心删掉了!wb链接